今天是2019年7月24日 星期三,欢迎光临本站 上海长宁民俗文化 网址: zgmswh.com

新闻动态

行业动态

上海长宁民俗文化中心:蛋雕,刀刀惊心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6-6-2    浏览次数:1626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幸遇清明节,欣逢旧练人。刻花争脸态,写月竞眉新。晕罢空余月,诗成并道春。谁知怀玉者,含响未吟晨。”这首名为《镂鸡子》的诗,出自唐代大诗人骆宾王之手,诗中书写了唐代百姓在鸡蛋上刻画花纹的习俗。


       从古至今,蛋在人们的印象里不仅是颇具营养价值的食品,还可以成为艺术品。在传统文化中,蛋寓意团团圆圆、幸福美好。早在明清时期,北京一带的民间在喜庆婚娶、庆寿或喜得贵子时,为图吉祥如意,就有赠送红鸡蛋的习俗。那时,有商贩摆摊设铺,专门卖将外皮染成红色的鸡蛋,称为“彩蛋”,后来,人们又在浅色蛋壳上画些花鸟鱼虫、脸谱等图案,增加了彩蛋的艺术性。


       经过多年演变之后,一些艺人将鸡蛋钻孔掏空,在蛋壳表面雕刻精美图案,终于形成了现今具有较高欣赏价值的艺术珍品——蛋雕。


       蛋雕艺术精美绝伦,却是一项门槛很高的艺术。天津退休职工孟永泉从事蛋雕已有十年,凭借美术、书法、雕刻等艺术基础以及持久的耐心和对艺术相当高的悟性,制作的蛋雕艺术品令人称绝。


       蛋雕大致分为浮雕、镂雕、镶嵌等工艺类别,浮雕就是用刻刀或是其他雕刻工具在蛋壳上刻画出图案,镂雕则是把蛋壳刻成镂空的各种图案,相对于浮雕来说,镂雕工艺难度更大


       孟永泉回忆,在从事蛋雕之前,他从未听说过这门艺术形式,用他的话说,他的第一件蛋雕作品完全是突发奇想的结果。


       “2006年的一天晚上,我看了一个电视节目,节目中提到了刻瓷艺术,看到刻瓷作品那么漂亮,我想,如果用刀在鸡蛋上刻,会有怎样的效果?”说干就干,孟永泉便在鸡蛋壳上勾勒出了图案轮廓,拿起篆刻刀便刻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 这时,他才发现,在又薄又脆的蛋壳上走刀,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,“有劲儿使不上,劲儿太小又刻不出,使劲儿大了,蛋壳就捅破了!”为了能制作出蛋雕,孟永泉还尝试了一些办法,比如先在空蛋壳中注入充填物,支撑蛋壳后再刻,可是试过好几种物质,结果都失败了。


       “最初真是刻一个坏一个,后来慢慢找到了手感。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雕刻时手不能抖,一抖蛋壳就破了。”孟永泉说,制作蛋雕作品不仅要精神集中,还要下刀准确、用力均匀,一刀不慎,作品将无法修复,前功尽弃。终于,孟永泉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件蛋雕作品——一个浅浮雕的人物肖像。他开心地拿给朋友看,朋友说,好像在网上见过类似的蛋雕作品,于是,孟永泉便上网搜索,发现果然有人在搞蛋雕。看到网络上的蛋雕作品丰富的造型,孟永泉下定决心专攻蛋雕,争取搞出点儿名堂。


       蛋雕大致分为浮雕、镂雕、镶嵌等工艺类别,浮雕就是用刻刀或是其他雕刻工具在蛋壳上刻画出图案。它利用蛋壳较深的颜色作底,用雕刻工具将蛋皮上的颜色刻磨掉,留下或露出深浅不一的蛋壳颜色作为图案。镂雕则是把蛋壳刻成镂空的各种图案,相对于浮雕来说,镂雕工艺难度更大,除了需要精雕细刻之外,最难的步骤就是雕刻完成后刮蛋壳里面的内膜,稍有不慎整个作品便毁于一旦。


       蛋壳的平均厚度只有0.2毫米,完成作品后最薄处甚至不到0.1毫米,加之蛋壳是韧性几乎为零的钙质,操作时很容易刻破,蛋雕的整个过程可谓刀刀皆险,如履薄冰


       对于蛋雕这门艺术来说,大到鸵鸟蛋,小到鸡蛋、鸭蛋,甚至更小的鸽子蛋都可以成为制作原料。在孟永泉看来,选蛋的过程也是一项技术活儿。孟永泉选蛋时相当挑剔,要选个儿大、周正、外表光洁的蛋,颜色则以深色为宜,“深色蛋皮雕刻出来的作品色差明显,层次感强烈,观赏性也强,但是按照这个要求选蛋却并不容易,有时候在市场转悠一天也找不到一颗合适的蛋。”


       蛋壳的平均厚度只有0.2毫米,完成作品后最薄处甚至不到0.1毫米,加之蛋壳是韧性几乎为零的钙质,操作时很容易刻破。蛋雕的整个过程可谓刀刀皆险,如履薄冰。孟永泉回忆,有一次他雕好了一枚蛋雕,将蛋壳粘在小木托上的时候需要用手摆正,却因手指用力不均,作品被捏破了。最让他心疼的一次,是有一件作品完成、摆好后,他放好一张背景纸,举起数码相机准备拍摄。忽然,一阵微风吹来,背景纸倒了,蛋雕也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!可以说,每件作品的制作过程都是对雕刻者心理素质和技艺的挑战。


       十年的蛋雕生涯中,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,孟永泉对于蛋雕制作工艺开始有了创新,“一般做蛋雕的人抽取蛋液时用针管吸,但是我发现,先用刻刀在蛋底刻出一个孔,之后蛋液倒出时用吸管在孔中吹气,这样蛋液流速比用针管要快很多,而且几乎没有残液留存。”


       他还曾经做过5层蛋相套的“蛋中蛋”作品,从内到外、由小到大分别是鸽子蛋、柴鸡蛋、普通鸡蛋、鸭蛋和鹅蛋,层层相套,令人眼花缭乱


       孟永泉家里的书柜中摆放着大大小小的蛋雕作品,其中最显技艺的便是“螺旋体蛋雕”和“多孔蛋雕”作品。“多孔蛋雕”作品看似只是在蛋壳上雕出密密麻麻的孔,但事实上,其制作过程非常复杂。孟永泉说:多孔蛋雕’在构图时要耗费大量时间,孔与孔之间的间距不能过近,一旦过近,打后面的蛋孔时,很容易将前面的孔边打穿。因此在制作之前,要精确计算出在间隔一致的情况下,蛋身的一圈可以容纳多少个孔。由于蛋近似椭圆形,每一圈的长度都是不同的,因此计算起来相当麻烦。”


       与“多孔蛋雕”相似,“螺旋体蛋雕”同样需要精确掌握镂空部分与保留部分之间的距离。孟永泉制作的另一种弹簧体蛋雕,不仅外观形似螺旋,最令人称奇的是轻轻摇晃它的底托,居然能像弹簧一样微微伸缩延展,且蛋体不会断裂,其间精妙之处全都得益于他多年的制作经验。


       孟永泉说,即便有丰富的经验,如今他做蛋雕时也并非能百分百成功。每当刻到关键之处,他都会屏气凝神,全身心投入其中。多年来,虽然有失败后的心痛和失落,但是每当完成一件作品时,那种自豪感总让他对于这门艺术欲罢不能。


       在他的众多蛋雕中,最绝的当数一件“蛋中蛋”作品。孟永泉的“蛋中蛋”与市面上类似的作品不同,其特点在于外层蛋下面的开孔小于里层的蛋直径,令观者匪夷所思的是,“里层蛋究竟是如何被套进去的”。有趣的是,他还曾经做过5层蛋相套的“蛋中蛋”作品,从内到外、由小到大分别是鸽子蛋、柴鸡蛋、普通鸡蛋、鸭蛋和鹅蛋,层层相套,令人眼花缭乱。


       孟永泉说,长时间工作,对手和眼都是极大的考验,但他一点儿也不感觉累,因为一旦拿起刻刀,整个人便会全神贯注,杂念皆无,沉浸在小小的蛋壳世界中,体味的是惊险又变幻无穷的雕刻魅力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

网站首页

中心介绍

产品展示

新闻动态

客户案例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在线客服

在线咨询

咨询电话:
150 0009 6912

请扫描二维码
打开手机站